直击上海虹桥火车站学生返乡

浏览

随着上海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好转,最近,不少人开始计划返乡。大江东工作室于5月17日和19日两度探访上海虹桥站,和急切想搭火车的旅人聊了聊,倾听他们的悲欢——

核酸、抗原、当天车票——离沪缺一不可

19日上午10点,手握一份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和一份24小时抗原阴性证明,江西人小程提前来到虹桥站。车票是下午3点25分出发,但专车难约,他索性先赶来候车了。返乡前,他已和老家抚州市相关部门联系好,到达南昌站,他将乘坐政府部门安排的专车,直奔老家抚州隔离14天。

他向东妹展示他为了“离沪”和“返乡”所准备的一叠文件,有四五张,全部有签字和盖章。有给上海所在小区看的,有给抚州老家防疫办看的,那叠纸他放在胸前口袋,有需要随时掏出来,此时有些皱巴巴。

从高架下到虹桥站的道口,车辆越来越多。东妹问了问,有出租车公司和线上叫车平台推出的保障专车,有大学组织的送学生返乡的中巴,有从防范区开来机场的私家车辆,也有从市内各站点穿行而来的机场专线公交车……每辆车经过,执勤“大白”会一一查验相关证件。车辆开始拥堵,队列渐长,着急赶车的旅客纷纷下车,通过行人通道步行进入。

大江东|直击上海虹桥站:“步行一夜,我们想回家”

5月19日上午10点,进入虹桥高铁站的道口有些拥堵。

一位在青浦开超市的大哥,今天来送外甥回合肥老家。因为进站道路拥堵,外甥在1公里外就下车改为步行。但大哥还是得跟着车流,一点一点开车绕出去。3月初,外甥来沪投靠舅舅,原本想找份实习,但遇上疫情,一直被封控在家。“相处这么多天,挺舍不得。”舅舅望着外甥的背影有些失落。

最后一公里的“惊心动魄”

这个节骨眼离开上海,既要“人努力”,又要“天帮忙”。每一个虹桥站的候车者,都有一串“惊心动魄”的故事。

小区是否放行,所在地是否接收,能不能抢到票,能不能约到车,核酸报告出来了没有……每一个环节环环相扣,十分考验运气和技术。19日,在道口停留了1个多小时,我们遇到不少旅人的突发状况——

大学生小李,今天上午9点乘专车到了虹桥。这是一张她和朋友一起连抢了两天两夜才抢到的高铁票。11点40发车,终点站汉口站,今天只此一班。昨天上午9点她便随学校统一做过核酸采样,估算了一下,今天总该出结果了。但是她在道口等了1个多小时,不断盯着手机屏幕,却始终显示“检测结果上传中”,而再上一回的检测结果超过48小时,不能用了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推进,发车时间越来越逼近,她几近绝望。手机的电被她一再刷结果也快耗尽——充电宝倒是有,但今天“巨额”叫车费算是白花了,明天的高铁票不一定能抢到,已经向小区承诺疫情结束前不再回去,今晚睡在哪里……22岁的小李,人生从未这么无助。她不断向辅导员老师求助;不断拨打12345,按机器要求录音求助,无果;甚至百度了那家“检测研究所”的电话,同样打不通。

“啊,出来了!”11点15分,她的核酸阴性结果终于被刷出来。她差点喜极而泣,赶紧向执勤“大白”展示,一路冲进了高铁站。

大江东|直击上海虹桥站:“步行一夜,我们想回家”

旅客需要展示核酸报告、抗原报告和当天车票才可以进站。

缓慢前行的车流中,有一位大叔正挨个敲窗,不少司机直接向他摆手。原来,这位大叔买的是从上海站出发的火车票,他忙中出错,预约的专车司机把他拉到了虹桥站。“我花了1000元车费呀!”大叔懊恼极了,“我和那司机商量,能不能再把我送到上海站,他要加价700块,也太贵了,就下车碰碰运气。”

“核酸结果给我看下。”一位光头司机面无表情地说,“乌龙”叔赶忙递上手机截屏。“200元,可以走。”光头哥也爽快。

“行!”“乌龙”叔一下子雀跃起来,“哎呀,还是好人多啊!”下午2点左右发车,他赶过去还来得及。

买不到票、拿不到核酸结果,他们只好在站前露宿

5月19日,虹桥站的旅人基本以大学生为主。而5月17日那天的下午4点,我们在虹桥站遇到的几乎都是打工人。当时,大部分列车已在白天早些时候发车,因此,和上午大排长队不同,道口是另一番景象。

一对重庆打工夫妻,正在道口的路边席地而坐。他们是扛着大包小包,从松江出租屋,步行了一夜,用了7个小时到达虹桥站。“想回家,但没买到票,就来高铁站碰碰运气。现在打工费说要大几百元,哪里舍得花啊!”有个黑龙江网约车司机,去年冬天来上海拉活儿,打算干到春天回老家种地,结果碰上疫情,“封控了2个月,没了收入,每月还得付1500元房租,以及各种生活花销。瞧瞧我这衣服,还是加绒的卫衣,手边连短袖都没有。”这位操着浓重东北口音的黑龙江大哥,一脸无奈。

小柴是在澳大利亚读书的留学生,穿着精致的呢大衣,也准备在道口露宿。她在一家金融机构的实习,草草收场。她倒是有备而来,“这一箱是吃的,这是我从家里带的毯子,手机里也下载好综艺了。”比那些手里无票的打工人幸运,她抢到一张5月18日早9点去长沙的高铁票,但在保障专车平台上,她只抢到一辆17日下午的出租车。保障车打表运营,从住处来虹桥,她只花了168元。“18日一早不一定能叫到车,就算叫到,时间也会很赶”,小柴索性就先赶来,过一夜,心里踏实。

大江东|直击上海虹桥站:“步行一夜,我们想回家”

想回家种地的黑龙江网约车司机。

有位住在浦东三林镇的小伙,3月10号来上海找工作,刚面试了第一场,3月15号所在地便发生疫情……终地,拿到家乡的接收证明,在小区签署了承诺书后,他背着简单的行囊,从三林途经徐浦大桥,一路走到了虹桥,但是他一直没抢到票,“我天天打12345,我证明文件、核酸报告全部都有了,就是买不到票,急死人啊!”

距虹桥站不远,有一处核酸检测点。看看上一次核酸检测快“过期”了,他们在商量,过去再测一次。不过,19日东妹再来虹桥站时,已经不见这些打工人的身影,希望他们都已顺利上了车。

在上海读大四的小张,则经历了从抢到票的喜悦,到没赶上车的悲伤。

东妹遇到她时,她正噙着一汪眼泪——核酸报告过了24小时还迟迟未出,而她又内急,附近没有厕所……22岁的她,情绪有点崩了。她曾是无症状感染者,在方舱呆过半个月,“为什么还不出结果呢,不会又阳了吧!”。看到东妹安慰哭泣的小张,有位“大白”警察来问了情况,开着警车带她去了厕所……

夜里21点,小张在电话中说,昨天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是没出来,没能赶上那班能带她回家乡南昌的火车。11点左右,民警会集中带他们去p10停车场旁边做核酸,过上一夜。她打算一边抢票,一边等新的核酸结果……

据介绍,上海铁路部门从5月18日起,在上海地区现有开行12趟列车的基础上,恢复开行上海虹桥站至宁波、阜阳西、石家庄3趟旅客列车,恢复开行上海站至南京、合肥南、杭州东、盐城5趟旅客列车。而离沪防疫措施的一丝不苟,也是为了严防疫情外溢……

不过,核酸检测超过24小时未出结果,看来不是孤例,值得重视。

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00635.cn/z/45467.html